突出“主题”彰显“特色”这些公园“各美其美”

傍晚时分,在青岛市无偿献血主题公园,市民王鑫漫步于夜间科普景观路上,一面呼吸着林荫树下的新鲜空气,一面沉浸在互动性的观赏体验中。“我还是第一次留意到公园里多了这种景观布置,脚下是投影投射出的时尚文字和创意海报,周边是可以扫码参与互动体验的标识牌,这让我感觉十分新奇。”

这处无偿献血主题公园位于市南区辛家庄北山,于6月14日世界献血者日刚刚落成。园区在原有公园的基础上,结合无偿献血主题,重新设计和布置,利用现有环山健步行道和节点,打造了“一线四区九点”的游览动线,是一处集科普性、参与性、时尚性、人文性等多元素于一体的特色公园。

目前,随着公园城市建设不断推进,一座座特点鲜明的城市公园、山头公园、口袋公园等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民身边,那么,在公园城市“美美与共”的大环境下,各类公园又该如何实现“各美其美”?青岛,正在不断探索,给出自己的答案。

在市南老城区,位于安徽路中部的长条状敞开式公园——老舍公园,是青岛人熟知的休闲场所。这座闹中取静的老公园,经过前期“微更新”后,正焕发出新的活力。除设施更加完善外,还增添了更多老舍先生的介绍及语录摘录,留住老城的文化韵味。

公园,是城市绿地系统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人们精神文明生活中的重要载体。公园建设提速升级背后,不仅是城市发展的必然需求,更是人们对“诗意栖居”的迫切憧憬。

近日,在即墨经济开发区王邦直音乐文化公园,一台由本地音乐爱好者组织的微型音乐剧生动上演,吸引了周边众多居民驻足观看。其实,在王邦直音乐文化公园建成短短半年时间里,像这样的民间音乐活动经常上演,人们一边享受着绿意盎然的公园美景,一边感受着律学宗师王邦直的文化魅力。

“公园以纪念即墨历史名人、律学宗师王邦直为主题,通过知识科普、场地互动、意境营造等表达形式,依托现有水体资源建成集展现音乐文化、休闲健身于一体的城市环水公园。”即墨经济开发区相关负责人介绍,园内以环湖景观健身步道为完整的景观环线,因地制宜地设计了音乐科普展示区、演绎空间互动区、音乐意境营造区,力求在深层次挖掘和弘扬王邦直所代表的中国音乐文化内涵的同时,也尽可能满足不同年龄人群的文化活动需求。

如果说,老舍公园和王邦直音乐文化公园是传承和挖掘城市文脉中的一张亮丽名片,那么,位于市北区昌邑路沾化路路口的口袋公园——昌乐园,则承载了几代青岛人的记忆。

昌乐园所在的区域原是我市历史悠久、底蕴丰厚的工业片区,也是金大鸡味精、华金内衣、大金鹿自行车、青岛火柴厂等众多名牌企业的诞生地。公园在建造过程中,通过浮雕、雕塑和注解文字等,再现了青岛工业老品牌的历史足迹,留住城市记忆,传承历史文脉。

作为城市中最具代表性的公共开放空间,岛城越来越多的公园正在从生态价值向美学价值、人文价值转化,在平衡绿化与文化中,使市民既能感受到身的闲适,又能体会到心的“滋养”。

去年,我市明确提出,利用两年时间,集中整治60个山头公园,在对原有生态系统的保护和修复的基础上,最大程度保留和复壮山上原有植被群落,体现山头公园环境的“自然、生态、野趣”,打造不同风格、独具特色的山体公园。

眼下,城市公园正“葳蕤生长”出新的“枝叶”:在崂山区海安路上,一处占地约7860平方米的绿色空间被赋予了新的主题——垃圾分类主题公园。园区划分有知识宣教区、游戏互动区、居民健身区等功能区域,将分类文化小品、宣传设施与市民休闲场所有机结合,以“寓教于乐、寄学于景”的宣教方式,让垃圾分类观念融入市民生活的日常轨迹之中。

距离此处50余公里处,五湖四海的骑行爱好者见证着即墨区莲花山自行车运动公园的“拔节生长”。公园依山势而建,充分利用原有森林防火通道,建设有10公里骑行道、800米热身赛道,以及4至6米宽的专业自行车慢行系统,并与四舍山自行车公园骑行赛道贯通,整体长度可达24公里。据了解,该公园作为莲花田园乡村振兴示范区的启动区项目,2020年以来,通过引入央企华侨城集团,高标准规划,打造成为独具特色的山体公园。

当下,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愈加强烈,对于公园的期待自然不满足于绿树红花。而如何能够真正体现“人民城市人民建,人民城市为人民”的重要理念,也成为公园建设过程中的关键命题。

去年年底,青岛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主题文化公园——李沧区侯家庄口袋公园,从环境杂乱的闲置空地摇身一变成了居民的“乐园”。园区东侧,一面全民义务植树捐赠墙很是特别,墙上绘制有七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每片树叶上都写有一个名字。原来,在公园建设过程中,累计有4万多元是市民自发筹集的,还有100多棵苗木也是市民亲手栽植的,这面墙的设计初衷便是用来感谢所有参与者。

在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金云峰看来,面对市民更为复杂多元的日常生活需求,公园建设不妨突破以往“绿地”模式下单纯增加空间绿量的方式,更多关注以“人”为核心的空间使用效能上的提升。

金云峰进一步阐释,特别对于微型公园而言,设计不是主角,城市以及城市里那些真正值得沉淀下来的东西,比如人的情感、记忆、故事才是主角,切不可本末倒置。而要实现这一点,公众参与非常重要,这也给园林绿化部门的跨界资源协调、组织引导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它或许是纽约的高线公园,镌刻下了一座城市的发展印记。作为城市更新中的成功范式,这个以1930年时连接肉类加工区和三十四街哈德逊港口的铁路货运专用线为“底版”打造的线性新空间,绝不仅是一处独具特色的空中花园走廊。当游客漫步在这段距离地面约9米高、跨越20余个街区、总长约2.4公里的高线多种本土植物的自然野趣,又可以近距离感受这些鳞次栉比摩天高楼背后的“城市传奇”。

它或许是秦皇岛的汤河公园,颠覆了人们对传统“奇迹”的认知。这处曾被国际知名旅游杂志《康德纳特斯旅行家》评为“世界建筑新七大奇迹”之一的公园,试图通过一个具象化的案例向我们表达,如何在城市进化过程中,以最少量改变原有地形、植被及人文痕迹的方式,来满足城市人的休闲活动需要,创造一种当代人的景观体验空间。

其实,早在1898年,英国建筑学家霍华德在《明日的田园城市》一书中就提出了“田园城市(gardencity)”理论,其中心思想是使人们能够生活在既有良好的城市“易居”条件,又不乏美好田园风光“宜居”环境的新型城市之中,是一种兼有城市和乡村优点的理想城市。

在华东师范大学生态与环境科学学院教授达良俊眼中,生态学视角下的公园城市并不是 “公园”与“城市”的简单叠合。公园城市更应当是“城+园”的有机融合,公园即城市,城市即公园。

青岛市第十三次党代会提出,要推进公园城市规划建设,高标准建成一批城市公园、山头公园和口袋公园,让市民推窗见绿、出门入园。此外,市十七届人大一次会议主席团第四次会议决定,将“关于高品质保护提升太平山中央公园和浮山森林公园的议案”作为大会议案之一。

连日来,多个市直部门深入研究,统筹推进太平山、浮山整治工作。上周,市园林和林业局召开太平山、浮山公园整治建设誓师大会。提出规划要体现保护优先、突出特色、便民利民的原则,坚持开门做规划,面向国际征集策划方案,引入国际一流团队编制太平山中央公园、浮山森林公园概念性策划方案,充分征求、采纳市民意见,真正做到取智于民、用智于民。

同时,要通过太平山、浮山公园综合整治和保护提升,树立标杆典范,引领全市山体绿地公园全面系统综合整治,实现全域园林生态保护提升,真正在全市范围内做到还绿于民、还山于民、造福于民,让全市人民共享宝贵的生态资源,望山能登山、近山能游园、游园能环山。

城市空间的用途会随着城市发展而迭代更新,但城市特色却可以在时间厚度中流淌和延续。公园城市建设,是在对公园“硬件”的升级更新中,实现人民群众生活品质的不断提升。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